Re: Re: Re: Re: Phantom

那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混乱? 那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异常? 这里发生了什么? 在这莫名其妙的事件穿插于日常的生活中, 背后的一切到底是什么? -- https://shadowrz.github.io/collections/re-phantom/

序章

……我还记得你吗?

「你……是……谁呢?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欢迎来到 Three School!”

——一段红底黄字的横幅挂在大门上。

 

我是这个学校的一个新生。名字?「Naokuma」。至于为何会有这样的名字我也不得而知。

我所知道的一件事是:我是在大概半个月前被邀请前往这所学校的,理由不明。更为蹊跷的是,我的父母居然莫名其妙地让我真的去这里上学。

商讨无果,最终我也只能接受这个奇怪的请求。

这个学校距离我的老家特别远。我坐公交车用了大概十一个小时才到附近。所以为了方便来回,我是住在其隔壁一个小区的一个房间里。没有记错的话是 Room 207。我还在那里摆了一台轻便的笔记本电脑,以供我远程学习以及顺手工作。当然为了笔记本电脑有网络我也带了手机,用于给笔记本共享网络。

第一天来到学校,氛围其实还挺不错。

我的班级是 B4-8 班。B 是楼层,从 A 开始为第一层。而 4-8 整体是班级号,不像你们可能会想到的编号方式。

进班级之后,我做了一个简短的自我介绍。

名为「Naokuma」,年龄 20 岁,最喜欢的是摆弄电脑。我还带了自己的启动 USB。

做完这些自我介绍后,我坐在了一个比较靠窗的位置上,也就是俗称的「主角座位」。

外面是大晴天。随着天气而来的是欢乐的氛围,打消了我对这个学校的疑虑。

 

下午六点。

今天一天的课程结束了呢。

虽然前几节课讲的都是大学会讲的内容,但是信息课开课就讲信息安全真是有趣。而且,还是开头就讲什么别说自己没多少秘密的那种,没听说过!

夕阳的光辉仍在。我徒步走在公路上,顺着买了一瓶水喝,然后回到了小区。

我用钥匙打开了门。到目前为止都很正常,直到我的视线聚集在笔记本电脑上。

电脑屏幕是亮着的,现在就显示着我的桌面。

我吓了一跳。我的电脑登录需要密码,这个密码只有我自己知道。而且出来上学我把电脑彻底关机了,既不是休眠(Hibernate)也不是挂起(Suspend),也不可能泄露密码。再加上门也是锁着的,钥匙又没丢,它怎么就被人打开了,还登录了?

我接着看屏幕。中间打开了一个窗口,是 Mutt。底部的 Spoolfile 指示和以前自己正常使用时无异。但是邮件数是:1。

我的邮件是不是全没了……虽然只有 50 多封邮件,但是那对我来说也很重要啊!

[Mutt 界面,只有一封邮件,收件人处显示的是 To Naokuma,标题为 Phantom。]

我按下 s 把那封仅存的邮件保存在了我的主目录下,其正文是:

幻影,你,和你所在的这个学校,

可是有着秘密的说?


我不会告诉你是什么,这需要你自己发现。

第一章

被某个组织邀请加入?

 

第二天。

这一天仍旧有着如昨天一样的晴天,和欢快的氛围。

我却由于昨天晚上的邮件没能像其他人那样高兴。

那天我尝试回复这封邮件。但是由于没有 From 和 Reply-To 头,根本没法回复。

这意味着我只有相信和不相信的选择。

 

虽然出现了奇怪的事件,但我仍旧没有因此而不专心于课程。

然而就在第二节课下课之后……

 

讲学白板的屏幕突然一黑。根据我对这个白板的了解,这意味着背景设置程序挂掉了。

还在班级的同学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吸引了。

随后中间突然出现一个窗口,正中央摆放着这么一段文字:

Naokuma,

请前往四楼的 D6-B 房间。

D6-B 房间???这个房间我还真不知道。

同学们开始议论。

大家多数都在讨论 D6-B 房间没听说过,班级编号后两位都是数字,像政教处,校长办公室之类的政务房间不采用编号,那这是???

也有人在猜测为什么让人去一个地方要用这么奇怪的方式、为什么选择了我之类的事件疑点。

在多人的建议下,我坐电梯上了四楼。

四楼的学生们都很活跃,好像都没注意到我的活动。

然而走了一圈都没看到哪个房间标着 D6-B。好奇怪,为什么让我去一个不存在的房间?目的又是什么??

疑惑着的我转过身,偶然抬头,却发现一个牌子上用白纸贴着 D6-B。这应该就是我要去的房间了。

我走进门。

 

一个人也没有。

里面唯一能够引起我的注意的是亮着的电脑屏幕,屏幕上显示着“Administrator, 已锁定”的字样。点一下头像就解锁了。

解锁后,左上角的终端窗口吸引了我的注意。只写着:请按任意键继续……

我按了一个键,毕竟不这么做就不能继续这段剧情,事件只是会莫名其妙地结束而已。

可是按完窗口就消失了。

疑惑的我却听到背后突然传来声音。再一回头,我的背后居然有一个人?

我吓了一跳。

“你……你是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自你进入房间开始就一直在你背后呢。”

“你,你想干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

没什么?“你要知道,你把我们班白板占用,造成了影响,你就为了让我来这里?而且,D6-B 的纸是你贴上去的?至于吗??”

“那我表述身份吧。”然后她拿出了一张纸。

纸上写着这样的文字:

姓名:Inkimi,年级:C3-2,年龄:21,性别:女,都很正常,除了下面一行字。

从属:BFG-11037 Works

这……BFG-11037 Works 又是什么团?我还是没听说过。

“这个……别的我都理解,不过这个 BFG-11037 Works 是个什么组织?”

Inkimi 的回答是:“暂时保密。”

怎么要保密……这么做会让人怀疑这是不是一个不当组织……我要留个心眼。

“那你要做的是?”

“我要偷偷让你加入 BFG-11037 Works。”,这就是 Inkimi 大动干戈的目的?

我……我不过是个新生而已……为什么就要加入这个来历不明也不知道是否正规的组织?

“那么……组织活动室在哪里?”

她却突然捂住我的眼睛。“马上就到了。”

由于 Inkimi 没有完全捂住我的眼睛,还留了点缝隙,我还能看到一些东西。

但是下一个瞬间……

 

整个视线突然一片黑。

——To be continued
2019-06-20


 

(其实我也不知道第一章这样结束是否合适。)
(另:Slug 是随便想的。)

做本章的时候旁边有一个用某东西的……要用它注册不知哪国的程序,它要手机号……(我是不会把它拿出来在剧情里映射的)

PS: 我突然想串戏一个其他人做出的角色(暴言)

以及,Chrome 的未来是不是要走 Firefox 的标签页 UI 路线了?

最后谁能告诉我 Termite 如何设定终端大小?

补:政治问题约等于自行车棚定理(?)


第二章

Inkimi 与 BFG-11037 Works

“到了,睁开眼睛。”

Inkimi 的这句话不知是不是在下一瞬间传来。

我睁开眼睛。

这是一个陌生的房间。最显眼的是一角的机器,好几个指示灯一直在闪,好像是某种服务器。中间有一个桌子,另一角则是一台台式机。

这……这难道就是 BFG-11037 Works 的活动室?怎么会有这么多设备??

“怎么样?比较适合你吧。”Inkimi 高兴的说道。

嗯,确实……等一下,比较适合我??我,我有和她说过我是个半硬核的电脑用户吗??她是怎么能说出“比较适合我”的话的??

“其实我是知道你的这一爱好的。”Inkimi 突然对我说出了这句话。

……你怎么知道的???

“我听了你的自我介绍。”Inkimi 接着说。

“什么时候听到的?”

“刚入学的时候,你在 B4-8 班自我介绍的过程中,我刚好就听到了……”

“嗯???”……好像有点奇怪。

“……与其说是听到,不如说是「感受到」。”

……什么?「感受到」是什么意思?

我问她:“感受到是指?”

“你的声音……突然以一种奇怪的方式被我听到。明明地板的隔音能力非常好,但是你的声音却似乎直接在我的脑海里回荡。”

…………

“一开始以为这是心灵感应,但是我后来发现,其实我听不到别人的想法,只有你的。”

“我觉得有点奇怪,于是把你带到了这里。”

信息量是不是大了点???

“至于我是怎么把你带到这里的?其实每当我想着要回到这里的时候,我就会瞬间移动到这里来……”

……瞬间移动??我没听错吧。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种叫做瞬间移动的非现实能力吗?

“总之我就是这么莫名其妙吧。你不理解我也可以,不过 BFG-11037 Works 你一定要加入!”

“别的可以,但是为什么一定要加入你们呢?”我问道。

“因为……我觉得一直和你在一起更好一点,也能够探究一下这奇怪的事件为何而存在。”

……就这样?

“对,就这样。”

似乎像是知道我的问题一般,Inkimi 有点缓慢的说道。

“因为……事件是因为你而出现,那么也应该从你下手。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就是如此。”

……“那……好吧,同意加入。”我只好缓缓说道。

我就这样加入了看起来有点莫名其妙的 BFG-11037 Works。

我无意中问了一下这里的服务器能不能被我所用,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她给了我一个 SSH 公钥和机器地址,告诉我如果把笔记本电脑带到这个学校的话,可以在内网通过 SSH 连接到这里。

“我当然也有使用诸如 fail2ban 和 gzip 炸弹之类的保护手段。”Inkimi 后补充道。

我觉得我像是找到了一个 CI 平台,可以和 Inkimi 一起测试程序。

下午六点。

感觉自己找到新朋友的我,高兴地走在回到 Room 207 的路上。

回家后我就开始和 Inkimi 讨论我这一天的高兴和伤心,丝毫没有过分在意这些莫名其妙的设定。

我高兴地在晚上九点,睡着了。

……但是有一件事,我在那个时候没有发现。

……随着 Inkimi 的出现,

通往一个混沌世界的大门开启,世界的齿轮开始不受控制地转动……


——To be continued
2019-06-24

你们觉得这个剧情如何?喜欢就订阅本作的 RSS

一个问题:作品完结之后你们希望我提供什么样的格式(包括中间格式)用于离线阅读?

  1. groff + mom
  2. TeX
  3. DocBook
  4. 纯文本
  5. Plain HTML
  6. ODF
  7. PDF
  8. 其他(在评论区说明)

第三章

我开始察觉到什么

 

此后这些天,什么特殊的事情都没有发生。

我也仍然和以前一样正常地上学。

这一切看上去都很完美……

 

……直到大约一个月后,第一次月考结束之后……

 

八月六日。

当我来到学校的时候,我发现同学们都聚集到一起,像是在讨论着什么。

我无意中听到一句话:有人似乎之前来到 B4-8 班想找我,但是没看到我,那人把黑板擦掉后写了一些意义不明的文字。

但我没有看到这段文字,因为班长来了之后把这段意义不明的名字擦掉了。不过有人把当时的黑板拍下来了。

我让那人把当时黑板的图片发到了我的手机上。

 

这上面有一段文字吸引了我的注意:

某个人,到底是哪个人,能够把我从混乱的世界中拯救出来……

不像是任何人的笔迹,是谁的呢?

 

第二节课下课的时候,我从 C3-2 班找来了 Inkimi,在 BFG-11037 Works 的活动室商量了一下她的服务器配置。

随后我顺手用手机给她看了一下我拿到的黑板图片。

Inkimi 看了一会,然后把手机递给我。

屏幕上的画面变了,显示的是一条推?

我看了一下。

这是一条昵称叫做 Fubuki 的人写的一条推,昨天发的。内容写的是:

世界的混乱已经无可控制,我们只会成为混乱构造者的一员。

并没看懂。

“我也没看懂。”Inkimi 也这么说。不过她提醒我一个问题:“你看一下推文的时间戳。”

她这么一提醒我才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推文发布时间是九月四日,凌晨 00:24。

这是……

Inkimi 随后说道:“我想了几种可能,但是经过调查都被否定了。时间戳是在服务器计算的,而且又没有 SQL 注入,这就意味着……”

意味着这条推只可能来自未来……这不就是 D-Tweet 吗??

 

上课的铃声敲响了。

我回到了自己的班级,虽然还有少许的窃窃私语。

不过讲课之后,人们就好像忘记了之前的事情,更多地关注一些他们自己的事情。

 

不过我仍旧在意这条推。

中午从学校出来后,我向推下回复了一句:“怎么了?”,然后准备回去吃饭。

回家吃饭后,我顺手在电脑上打开了 Mutt,然后居然又看到了一条新邮件,标题是:Re: Phantom。

我按下回车打开邮件。From 和 Reply-To 还是空的。

我看了一眼内容。

看来你已经开始探索这个秘密了呢。

不过提醒一下,直到发现真相之前都不要放弃,这才是最好的。

接下来探索 D-Tweet 的真相吧。

……

有点奇怪,为什么这封邮件会有我自己的起名风格呢?

邮件接着往下看就到了签名区,但是……

……这里写的是……

……Naokuma。是我的名字。

 

这是怎么回事?

然而就在我疑惑的同时,门铃响了起来。

我透过猫眼看到的,居然是自己的脸??

“请问一下,你是?”我问了一下。

对面给出的回答却是:“是你自己,Naokuma。”

 

事情开始不对劲了。

难道……真的存在着一个秘密?而这个秘密所指向的又是??


——To be continued
2019-07-11

第四章

和另一个我一同出现的异常

 

……

现在的状况很反常。甚至可以说是异常。

我看到了「另一个自己」。

 

然而对面的自己居然如此地淡定。

随后说道:“我就是那个发刚才那封邮件的。”

“你的目的?”

“没什么,只是我也在关注这个事件而已。”

“邮件为什么给我发?”

“这个……主要是因为……嗯……”

支支吾吾的。

随后他好像整理好了话语,接着说道:“主要是因为学校里发生了这么多莫名其妙的事情,也觉得一定有一个秘密。然后我正好听说你在调查这个事件,就发邮件给你提示。”

我反问:“那你为什么又过来了???”

“主要是怕你误解我的用意,觉得我好像知道些什么似的。”

 

好像有个问题。

我不知道他的存在,他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把这个问题告诉他的时候,他给我的答复却是:不知道,这些事情就好像突然在我的记忆中存在一般。

……

考虑到 Inkimi 也是类似的情况,我只好暂时接受了他的话。

不过下一个问题来了。

我尝试给他找点衣服,但是似乎我存着的这些衣服都不是很适合他。这下麻烦了,如果就这么把另一个我带到学校岂不是要大混乱???

这时我想到了 Inkimi。

我向她打了一个电话,让她买点衣服送到我家。

“你这是要干什么?”

“一会就告诉你。”

 

过了几分钟,一个包裹送到了我家。很显然是 Inkimi 送过来的衣服到了。

然而打开包裹过后,我发现一个令人崩溃的事情:

 

……怎么是女装????????

 

我意识到又一个问题:我居然忘记告诉她应该买男式服装……倒霉。

我把裙子拿出来简单测量,居然刚好……

那么只有一个办法能把他伪装成一个和我不同的人了。

 

于是过了一会他照镜子的时候,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他似乎不敢相信镜子里的是穿了女装的他。

 

“我对我这个做法感到抱歉,但是这是唯一的办法。”

虽然说是唯一的办法,但是我个人还是对此感到不适。听说程序员都和女装有所关联,但是总不至于这样吧……

 

我和他出了门。为了缓解一些心理压力,决定去图书馆。

我们打了一辆出租车,前往附近的一座图书馆。

图书馆静得出奇,就像它应该有的样子。

 

我自己看了一些经典小说,而另一个我则去看了一些传说史话,想确定自己的存在可能造成什么影响。(虽然自认为没有影响)

读书读了一会后,我感觉自己的心灵受到了治愈。这真的是一次有价值的出行。

 

然而令我没有想到的是,从图书馆出来后,Inkimi 居然就在门口。

“你过来干什么?”另一个我就这么说道。

Inkimi 此刻却露出了不解的神情。

“Naokuma,怎么会有两个你呢?”

“我哪知道,我还想问你呢。”我小声说道并提醒她小点声,毕竟不能造成混乱。

另一个我却大声抢过话茬子:“你到底怎么回事,明明人家就是要给我买点衣服伪装一下,你却送来女装???玩笑总得有个限度啊!”

就是这句话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不是因为他说了什么——没有人在意这一点。那些人在意的是:为什么明明看起来像两个人,却有着近似一样的声音。

我发现其他人之后,带着 Inkimi 和另一个我迅速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到自己的家,逃过一劫。

 

Inkimi 到了我的家,就对这里的布局感到很大的兴趣。她拿出笔记本开始记录自己家的布局。

我则是躺在床上歇了一下。

然而刚躺下不久……

 

“你们快看外面!”

另一个我大声叫了出来。

 

我们一致看向了窗户外面。

…………

……外面的天空……是粉色的。


——To be continued
2019-07-29

第五章

Choco 与奇异空间

我被吓到了。这……这不是梦吧……

掐了一下脸。

!!好疼……这居然真的不是梦……

其他两人也是同样的想法。

不过另一个我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对不起,我需要一只笔,一张纸。”

可是我没有这些物品。“手机代替可以吗?”

过了几分钟,他将手机递给我。

屏幕上是这样的文字:

= 关于 S-0032

据说这里的天空是粉色的,也许是因为这里的人都有着粉色的心灵。
目前关于如何进入这个空间,尚不明确。

注意:
- 这里的时间线和现实不同
- 两个空间小概率会交错

“还有更多信息吗?”

“并没有,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而且我其实问过别人,他们也不知道。”

“你这是从哪里拿来的信息?”

“是一本书上夹着的一张纸片。因为突然感觉自己应该存档一下于是就记在脑子里。那本书好像是讲灵异事件的。”

……我们,是怎么进入这个空间的?

……突然有人敲门。

我透过猫眼看去,是一个不认识的人。

但是是个白毛(指发色),超萌的女生,AWSL(啊,我死了)

Inkimi 似乎看到了我的样子,把我推开并向对面问是谁。

“Choco.

“我能进来吗?”

“你都能让 Naokuma 说 AWSL,我能让你进来吗??”

“可是 AWSL 是梗啊!!!”

对面的情绪突然开始不稳定起来。

Inkimi 似乎也急了,直接用力把门打开。

但是瞬间,她呆住了。

从我的视角看去,她的眼睛直接注视着这位自称 Choco 的少女。

“怎么了,你说话啊。”

……

结果……居然又是一声 AWSL……

Choco 看到此情此景,立刻请求诸君安定:

“冷静冷静,明明看虚拟 UP 主的时候能淡定打出 AWSL,怎么现实里就 Hold 不住……”

随后直接向 Inkimi 打了一个巴掌!

Inkimi 顿时清醒过来。

“那么,你过来干什么?”她问了一下 Choco。

Choco 一开始没有说任何话。

但是过了一会,她直接走到了我们家的电视面前,将手里拿着的一个 USB 设备插入到机顶盒上。

随后拿过遥控器开始按。

接下来在屏幕上出现的画面,让我们感到有点奇怪。

那看起来是一幅毫无意义的图像,只是两个人的样子而已。

然而图片上对两个人的描述却是:Naokuma 和 Inkimi。

“可是这看起来也不像是我们啊。”

“确实不是。

“我倒是也很奇怪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描述。”

Choco 似乎对此也不太明白。

“说到奇怪,我们已经经历过很多了。”Inkimi 追加说道。

随后把事件全部倒了出来。

Choco 听完后的反应是:

“有趣。

“不过首先确认一下时间吧。”

这倒是提醒了我,因为这里可能真的有与现实不同的时间线。

手机的时间是 2024-08-06 12:24。

但是过了几分钟,我们突然听到电子钟声。

奇怪的是,我们的城市没有像大本钟那样的报时机制。

“现在是 2024 年,9 月 4 日,十二点整。”

果然。

我接下来向窗外看去,想要寻找声音的来源。

可是……

外面并不是原来的样子。

外面只有一团一团的云朵,而且全是粉色的。

“我们要不要下去,出到外面?”

所有人一致同意。

结果我们出来的时候,似乎外面是原来的世界??

我却突然听到一声声音:“展开终止”

……???什么展开???

这个声音似乎来自我的手机。

我看了一下手机,发现它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没有图标,名字为空的程序。尝试卸载却发现它不知什么时候拿到了设备管理器权限。

我尝试打开程序。

界面其实比较简陋,像是默认的 Material 样式。

主页面是空的。

正要按返回时发现三个点的菜单按钮居然显现了出来。

按了一下之后弹出了一个选项。

「System Internals」

Emmmmm……

Choco 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看什么啊?”

我把手机给她看,她却什么也看不到。

所以说,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To be continued
2019-08-14

由于十九号开学所以可能会咕咕咕咕

第六章

前行

 

八月七日。

我还是正常在学校上学。

不过我还是觉得,这里面好像有什么问题。主要是出于我的认知原因,我觉得如果什么东西只有自己能够看到的话,应该是一整个实体才对,怎么……这不应该啊……

我可没听说过一个手机屏幕的画面可以只有自己一个人能够看到的说法!!

 

所以说,是不是 Choco 故意在说谎?

 

我中午就找到了 Inkimi。

我们两个就开始商讨这次发生的事情,包括突然出现的「System Internals」。

Inkimi 建议我在一个隔离的网络环境中测试这个程序,并给我建立了隔离好的热点。

 

我尝试打开这个程序。

只是出现了一个类似于终端的界面,却弹不出键盘。

Inkimi 看到后想到了一个方法:她还安装了一个程序,叫做 scrcpy。这个程序除了可以镜像屏幕外,还可以接受键盘输入。

“不愧是 Inkimi。”

我用 Inkimi 给的一个无线键盘尝试与这个终端交互。

输入 help 却出现了这样的提示:help: command not found

输入 ls 也是类似的结果。

在尝试多次后,我觉得,虽然它可以假设为一个 POSIX 兼容的 Shell,但是 UNIX 工具一个没有。

放弃之时,脑海中却突然传来声音。

「检测到多次异常输入,相应动作已执行。」

随后 Inkimi 听到了一声打印机的声音,她向打印机那边走过去。

随后向打印机中放入了一张 A4 纸。

过了一会,打印机打印出了一张文档,Inkimi 看到之后,将纸递给了我。

 

这个文档,页眉左侧只是显示着 - MakeDirection -,而页脚上写着 To Naokuma

是……写给我的???

我看向正文。

如果你看到这张纸的话,说明你就是我要找的人。

我先说一下,刚才那个 System Internals,其实并不是一个 POSIX Shell,而是一个刚好支持 POSIX 规范,但实际上是个特制终端的 Shell。


这么说吧,我其实想了一下,你的想法是正确的,我觉得这里一定有着秘密,而它一定和那个奇异空间密切相关。

之前拿到照片的时候,其实我有一个想法:也许有可能,某个东西是某个人的妄想造物。

不过我之所以没有向你们叙述这个想法,是因为我还找不到证据。

但是当我看到你手机上的 System Internals 时,我就感觉有点不对劲。我只是假装看不到,当然不可能瞒过你的。


其实,回去的时候,我发现我的手机上也有了这个东西。经过我的实验,最终发现 Shell 帮助是用 `?' 命令访问的。简单吧。

于是我决定把自己之前的一些想法通过这个通道传达给你。


顺便说一下,MakeDirection 是我一个尝试的临时名字。不过我还是觉得,如果不先把秘密找出来,有可能还会发生我们预料不到的事情,从而影响到我的实验。

所以,最好先不要把事情告诉任何人。


最后,刚才那个空间,虽然其他人可能有不同的名字,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这个空间在 System Internals 里叫做「实验空间 Zero」。


以上是我目前为止能透露的信息,我可能还是有隐瞒,不过我等待你发现一切。


祝好。

Choco - 2024-08-06

……

实验空间 Zero?我正准备和 Inkimi 讨论此事,却发现她正用一个笔记本电脑在做些什么。

我看向屏幕。这看起来像是 KDE Plasma,不过似乎打开了一个时间线程序,里面有目前为止的所有事件。

 

随后 Inkimi 叫了我一下,向屏幕上的一个地方指去。

那是八月六日的时间线。

“我觉得,那个黑板上写的「混乱的空间」,可能是指「实验空间 Zero」。”

随后她开始叙述她的想法:

 

如果说世界有混乱的话,目前为止那不可能是现实世界。因为现实世界,不可能真的混乱到这种程度。

所以只有一个可能,就是那个混乱空间就是「实验空间 Zero」。毕竟是实验空间,有什么差错也很正常。

 

“那么,我们要去「实验空间 Zero」吗?”我问道。

Inkimi 点头。

“目前来看,也许去这个空间收集证据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于是根据 Choco 的提示,我最终知道了前往「实验空间 Zero」的指令。

虽然按照帮助文档,现实里的我们的身体会消失一段时间。

Inkimi 便提议我们晚上去那个地方。

 

晚上。

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毕竟是为了证据而来,这时更不能打退堂鼓。

 

“走吧。”

我默默对 Inkimi 说。

 

在输入指令后,它提示我按住音量加和音量减键。

在我尝试这么做时,Inkimi 握住我的手。

“在这之前,我想说一句话。”

“什么?”

那句话是——

“也许我们什么都不会找到,但是我们要让自己,可能是其他人,知道我们曾为了秘密努力过。

“所以,不要害怕,好吗?”

 

嗯。

那么,走吧。

 

我按住音量加和音量减键,闭上眼睛。


——To be continued
2019-09-01